Statement 
創作自述





地球山水冊頁之合歡山武嶺與清水斷崖

禾多重力言己

移動記從繪畫出發,由於著重「時間」的呈現,採納日式連環漫畫分鏡元素以及東方傳統繪畫固有的書册形式;創作形態為本地原生,其後才與當代西方書籍藝術接軌。

—— 2018 關於移動記





移動記《山脈》 清水斷崖

手工縫製一本隨身畫冊;在路上,邊走邊畫。

書冊體積小,輕便易攜帶,能收取到繪畫者面對大自然時最感動的線條和筆觸;其頁面接續頁面的結構易於表述時間,呈現宛如記憶綿延的連續動態想像。書冊需要近觀、徒手翻頁的特質,則提供了較為私密、親近人身體的感官體驗。

—— 2016 關於移動記





今年最後一次從BASE下來

「寫生」

當我在現場動筆作畫,我的耳朵聽到溪水潺潺流動的聲音,我的皮膚感覺到風的吹拂。由於作畫時難免要撥出時間讓眼睛注視著筆下的畫面,所以相較於聽覺和其他感官,來自視覺的刺激,反而佔了較小的部份。

—— 2004 關於移動記





Studio Paddus Abisko

旅行的時候,我的媒材,簡而不陋。假如每天拿著油畫筆、炭筆、毛筆、數位筆⋯是一種負擔,那我可不可以改拿針筆和中性筆。 

我跟鉛筆混得最熟,也充滿愛,但它容易糊,而且噴膠這種東西很額外附加體積巨大。我又需要移動畫本,內頁無法避免磨擦,所以這幾年,我的新歡是:代針筆、針筆、和一種 Pentel 出品的銀色中性筆。

代針筆,柔軟、平滑,畫在紙上,質感像平版印刷。當筆尖步入生命盡頭,我會將仍舊多汁的筆心抽出作畫,得到更柔軟卻粗獷的筆調。

針筆,濃烈、黑中的黑。筆尖會嵌入紙內,乾涸的墨水卻會堆積出高度,讓我「直接」得到銅版畫般的趣味。

銀色中性筆,像是軟橡皮、水、溶劑、特殊色、另一個次元的顏色。在銀色汁液乾涸之前,我可以皴擦;混合著針筆墨水的銀色,上面可以再落下濃厚的純銀色。

我開始在手記上畫寫生,書頁的兩面都畫。書,輕便而隱蔽,隨時可以闔上、帶走。理想中的作畫環境:A5尺寸的書頁,適合捧在手掌上的大小。書背可優美柔軟地攤平。

—— 2006 關於移動記

2017 附註:目前代針筆已全面出局





漸漸已不常用昔日最愛的 0.3 …… 現在最愛用 0.8 rapidograph 。

我決定讓主要的創作媒材能夠簡單至極;0下17度雪國,4000公尺高山,火車上,房間裡;我希望自己都能使用一樣的畫具。

—— 2011 關於移動記





Lapporten @ Bjorkliden

在旅途中,翻開書冊,逐頁累積筆觸。書頁承載了片段時刻,翻頁造成變化之流,書冊呈現生命整體的綿延狀態。

On the road, I opened my book and accumulated my strokes page by page. Pages carry the fragments of time, page flipping creates the flux of becoming, books show the duration of the entire life.

—— 2011 關於移動記 About Travel Book